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绍伟的博客

----特立独行的思享者

 
 
 

日志

 
 
关于我

制度经济学学者

旅美学者,以对制度文化的“冷酷实证”著称,系《中国不一样》《制度经济学新视野》《中国知识分子批判》《中国热》等书的作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读方绍伟博客  

2012-03-03 22: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方绍伟博客
发表时间:2012-2-26 15:59:00  作者:george_chen
    
  最近在哈哈镜的提示下粗略地阅读了方绍伟博客,心境正好契合方绍伟讨论的民主与经济开展的倒U型曲线变化。做个读书笔记,打发一下周末的无聊。

  首先,方绍伟定义了“该怎样”的“标准激动”与“是什么”的“冷漠实证”两个概念,团体觉得很感性,佩服之至。

  但是,关于“民主”,我还是有天性的“该怎样”的“标准激动”,我觉得民主或自在是个属于人权范围的东西,虽然不是基督徒,但我天性地承受对等自在这些概念,的确激动地以为民主自在是正当的。我同意,从“冷漠实证”角度看,民主自在对等这些东西是个信仰,不是理想。比如,就算我同意全球可以分红60亿个国度,每团体成为本人的一国,本人决议本人的事物,但仍然没法处理终点的对等,凭什么他的国在富有的上海陆家嘴,而我的国却只能在某个瘠薄的黄土坡上。

  假设我供认理想,不追求通过武力杀死曾经生活在纽约穷人区的人并占有他们的财富,同时也祷告曾经比我富有很多的纽约人不会通过古代化的屠戮工具随便地把我从黄土坡上蒸发掉,并且假设黄土坡上的邻居们与我一样梦想纽约的经济开展,我该置信由于我本身的愚笨,所以命中注定只能世世代代做邻居的奴隶而求得两家的经济开展,赶上纽约的昌盛,还是宁可听从内心虚幻的信仰,持续激动地以为我与邻居应该是对等自在民主地决议我们的行为形式,本人成为本人的主人?

  我没法“冷漠实证”地说由于理想中我的邻居比我健壮,现实上每天逼迫我劳作至虚脱并永远让我处于半饥饿形态,所以我就不应该“标准激动”地去信仰对等自在。



  方绍伟博客中有《统治商数论:政治存亡的逻辑 》,我觉得还是很有道理的。只需我的邻居永远坚持把我折磨致死的统治才能,邻居的垮不倒台与我的怨言毫有关联。只有当我的邻居不再具有把我折磨致死的才能的时候,我才有能够取得束缚。

  其实,方绍伟还是给了个比拟悲观的前景,那就是我的邻居肯定会有遗传基因上的致命隐患,这个邻居经过千秋万代后,总有能够呈现个弱智的时机。所以,等到邻居呈现弱智的时候,我的束缚事业就半途而废了。


  谈到了一党的成绩,我与邻居的比如得换成一个村子才行了。就是说,村长统治一个村,由于村长家族总有能够呈现傻逼,所以,村长家族统治不能够永世。

  但是,换成村委会共同民主就不同了,由于村委会不是一个单纯的家族基因,村长家出了傻逼,副村长家能够偏偏呈现了精英,因而,从村委会整体看,是千秋万代永远都不会有弱智了。所以,朝鲜的家族民主总有一天,会在几十代几百代或许几千代后的某个傻逼手上倒台,但村委会制度肯定是永远都不会垮的。

  说实话,当我看到方绍伟的结论后简直当场解体。结论如此寒心,但细细揣摩,确实像是“冷漠实证”的后果。


  最寒心的其实还不是这个后果,是“标准激动”地去信仰对等自在的不可行,用方绍伟的原话叫做“多党民主是个坏东西”。由于“民主的公地喜剧” ,一村人妄图通过选举,轮番管理的信仰被“冷漠实证”成必定呈现坏后果。这个论证才真正让信仰民主自在的人彻底气馁绝望。


  剩上去要做的就有所谓价值选择与判别了,是“标准激动”地作选择题:
  要么,盲从于内心的激动,从信仰的角度选择对等自在民主,承受未来肯定会呈现的“民主的公地喜剧” ,同时,努力找出方法跳出这种喜剧;

  要么,“冷漠实证”地承受村委会指导,并把产权也全部交给村委会,这样,村委会从本身利益动身,把村经济搞上去,幸福万万年。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