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绍伟的博客

----特立独行的思享者

 
 
 

日志

 
 
关于我

制度经济学学者

旅美学者,以对制度文化的“冷酷实证”著称,系《中国不一样》《制度经济学新视野》《中国知识分子批判》《中国热》等书的作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方绍伟:被性骚扰真的活该?  

2012-06-28 21: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绍伟:被性骚扰真的活该?

---秋风的“礼俗优先于权利”是谬论


当他把“个人权利”悄悄向“社会礼俗”转移时,表面上他是在强调“个人权利”屈从“社会礼俗”时的好处,可在实质上,他是在把“个人权利”对“强社会保护”的要求,偷偷地转化成“个人权利”对“弱社会保护”的妥协和忍让

秋风先生在2012627日的《南方都市报》发表了“礼俗优先于权利”一文,认为“就穿衣做出决策,需想像一下别人会怎么看,遵循礼俗是最省事的办法,权利最多只能提供必要的救济,而不能带来幸福与安宁”。

       秋风先生评论的是乘坐地铁的女士穿着较为暴露所引起的争论。争论一方认为,地铁狼较多,姑娘要自重,穿得少不被性骚扰才怪。《南方都市报》626日刊发的“地铁防狼,教育才是关键”一文则针锋相对,提出“我可以骚,你不能扰”,认为妇女穿什么去哪里,都是个人权利,容不得他人置喙。防止性骚扰,不要提醒妇女应该怎么做,而要看贵单位为防止性骚扰做了什么事,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秋风先生回避了“为防止性骚扰做了什么事”的要点,把问题转向了“权利与义务”的讨论,认为女士穿衣权“似乎深合自由主义原则”,却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谈到权利,就立刻预设了另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的存在”,“权利决不是保障人的尊严与自由之唯一因素”。由此,秋风先生进一步把争论中的“性骚扰问题”转换为“穿着评价问题”,并自我商榷地认为:“女士穿衣权就对他人施加了一个义务:不得对该女士的穿着表达意见。然而,这样的要求正当吗?不正当,这剥夺了其他人的表达自由,从而把你、他置于不对等位置:你可以随便穿,人家却不能随便说”。

       秋风为什么要避开“为防止性骚扰做了什么事”的要点,又为什么要把“性骚扰问题”转换为“穿着评价问题”呢?因为,他要把问题引向“穿着评价”的依据,而这个依据在他看来“是习惯性规范”,是“礼俗”。那么,强调“礼俗”就能解决“性骚扰”及“为防止性骚扰做了什么事”的关键问题吗?

       在我看来,这里就是秋风犯大错误的地方:当他把“个人权利”悄悄向“社会礼俗”转移时,表面上他是在强调“个人权利”屈从“社会礼俗”时的好处,可在实质上,他是在把“个人权利”对“强社会保护”的要求,偷偷地转化成“个人权利”对“弱社会保护”的妥协和忍让

       一段时间以来,我注意到秋风先生所谓的“从自由主义到保守主义的转向”,我在《中国知识分子批判》一书里专门分析过秋风的相关失误,从“礼俗优先于权利”的议论里,我们可以发现,秋风先生对“群己权界”的理解存在极其严重的漏洞。下面我进一步分析其中的细微之处。

       秋风认为:“穿衣之合宜或得体,仅为一伦理性规范,并不伴随强制力,所以,你完全可以不遵守。但由此,你在别人心目中就会塑造出一种形象,这种形象也许是你所不愿意的”。

秋风根据的是一种“信号理论”:“你穿着得体,既是对他人的尊重,也对他人发出确定的信号:我是一个自重之人,请尊重我。他人会感受到这样的信号,并采取尊重的策略。反之,穿着不得体,比如,女士穿着较为暴露的衣服坐地铁,就把自己置于某种较大的风险中。异性可以合理地以为,你是从事某种特殊行业的,或者你的性意识较为开放,试图吸引异性。这些人的行为策略就会较为轻浮,比如,盯视你,窥视你。这可能会让女士们不安,但他人如此反应是完全合理的。这也并不足以构成骚扰”。

       秋风首先面面俱到地承认:“他人假如不能控制自己,采取直接触及该女士身体的行为,当然构成骚扰、侵害。这时,法律自然应当出面予以制止”。但他要强调的却是:“他人如此反应是完全合理的”,这个“合理的礼俗”本身并不需要“被反思”,因为它完全是“他人的表达自由”,所以要反思的是“女士的穿衣权”,要反思的是“女士穿衣权”对“合理礼俗”的偏离。如此,秋风巧妙地把“礼俗”的内容及合理性,看成了理所当然的真理和权威,而如果你能“克己复礼”,服从“自重之呼吁”,那就自然能“带来幸福与安宁”。

       一般人所容易忽略的细微之处是:秋风非常现实地把“外界反应的礼俗”完全客观的描述出来,如此,他从“对你身份的判断制定出与你打交道的策略”,慢慢地推进到“他人的表达自由”、 推进到“礼俗的合理”,最后得出了“服从礼俗的幸福”;而在这个过程中,不仅“个人权利”对“强社会保护”的要求消失了,“礼俗”的内容及合理性也变得完全无可置疑。

       礼俗”可以要求人家当“淑女”,“礼俗”为什么就不能要求喜欢“盯视你,窥视你”的人更“检点”一些呢?对周围环境过分好奇、乐于“窥探隐私”固然是“本性难移”,可这样的“礼俗”为什么就必然是永远合理的呢?我这么明确地提出来,秋风肯定会辩解说,他根本没有说礼俗“必然是永远合理的”。可是,这不是问题的要害,问题的要害是,秋风根本没有把具体“礼俗”的内容及合理性纳入他的思维里,并且因此忽略了具体“礼俗”的合理性对争论焦点的影响,从而得出了错误的结论。

       秋风的错误结论就是:“由此就可以看出礼俗之重大意义,此一重要意义是权利所不能替代的。你确实有‘骚’的权利,法律也应当在你遭到明确骚扰的时候提供保护,但是,法律的这种保护只能是一种例外,因为其运作成本对于你、对于整个社会来说都很高。礼俗的作用则向你提供日常保护。透过得体的穿着,女士们可把自己置于更为确定、安全的状态。为此,女士们穿衣之时,应对自己的衣服在他人那里可能引起的反应做出预估”。

       这个结论的错误之处有三:第一,礼俗的本质是集体行为对个人行为的控制,是对个人权利边界的限定,所以问题不是“权利替代礼俗”,也不是“礼俗优先于权利”,而是“权利冲突于礼俗”时的具体“权利协调”,是“权利先于并且高于礼俗”。“权利的存在”与“权利的事后法律或礼俗确认及保护”是一先一后的两回事,“权利的观念”及“平等权利的观”是“权利的存在”之后的事。礼俗是从权利的特定划线中产生的,礼俗本来就有默认不等权利的含义。礼俗之前,不等权利的优先是一种现实存在,礼俗包含了对不等权利的确认,礼俗之后的平等要求则是规范。礼俗产生的前后都是权利在起作用,问题只在于“是谁的权利”(所以社群主义的“善优先于权利”也是糊涂观念,公共权利并非总是善,正义及善都是多元的,个人权利却总是这种多元及任何重叠共识的核心)。

 第二,法律对个人权利的保护决不是“一种例外”,法律和规章决不能因为“运作成本高”就放弃“提供日常保护”,进而把所有成本转嫁到个人身上,并迫使个人无条件服从“礼俗”。公共权力存在的理由,恰恰就是因为保障社会公正的成本特别高而市场通常难以完成,以“运作成本高”去放弃“提供日常保护”,就完全是一种“以为小政府就是小责任”、“只要权力不要责任”、“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乱管”的病态国家主义。

第三,“克己复礼为安”不仅取消了有关机构“为防止性骚扰做了什么事”的问题,还为性骚扰提供了更好的便利条件,而这恰恰是当代中国“个人权利”存在“弱社会保护”的重要原因:偷鸡摸狗的成本太低。一旦偷鸡摸狗屡屡得手,杀人放火就会肆无忌惮,而不幸这正是中国的现实。公权力袖手旁观(“上海地铁二运”美其名为“好心提醒”),反过来加剧了社会的普遍冷漠;而一个社会最可怕的并不是“弱社会保护”, 一个社会最可怕的是“一旦遇险就必定陷入无助的预期”。

封闭社会的习俗也许没有什么对错问题,开放社会的礼俗就不同了。把“强社会保护”问题取消能没有对错么?礼俗中有“不对称的检点”会没有对错么?总之,秋风“从自由主义转向保守主义”时,不经意在“女士穿衣权”问题上留下了两个错误:第一,“个人权利”对“弱社会保护”的妥协和忍让;第二,把“礼俗”的一般合理性等同于具体“礼俗”的合理性。保守主义通常是值得尊重的,可在“女士穿衣权”问题上,“礼俗优先于权利”不仅是谬论,而且极其有害。

作者新书:《中国知识分子批判》(《共识网》“无书刊审查”电子版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