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绍伟的博客

----特立独行的思享者

 
 
 

日志

 
 
关于我

制度经济学学者

旅美学者,以对制度文化的“冷酷实证”著称,系《中国不一样》《制度经济学新视野》《中国知识分子批判》《中国热》等书的作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方绍伟:爱国没那么重要吗?  

2012-07-21 08: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绍伟:爱国没那么重要吗?


核心提示:茅先生过分固执于“人权高于主权”,结果根本看不到“老百姓有多重利益”这个基本常识看不到协调“自由、收入与主权”的复杂性,反而把强调主权利益的人当成了“无知盲民”。

       最近一段时间,茅于轼先生连续发表的几条国家主权问题的微博,引起了我的注意。第一条是茅先生在624日发布的:

       “不管是中国,菲律宾,或别的国家,其政府如果真的是为百姓的安居乐业着想,应该尽量避免边境纠纷,朝和解的方向努力。只有不顾百姓死活的政府才会去冒战争的风险去争国家的面子(主要是政治家自己的面子)。搞得不好,真的发生武力冲突,死的都是无辜战士和百姓不是政治家。说起来是为国捐躯,很光荣。”

政治家争国家或个人的面子会祸害百姓,孤立地说这没什么问题,但茅先生在625日又回应数以万计的网民留言说:

“一块土地在中国版图内。现在归了外国,但那里的人民生活更自由了,收入也增加了。你是同意不同意?如果以国为本答案是不同意;如果以民为本答案是同意。我赞成以民为本。当国家的利益和百姓的利益不一致时国家的利益要服从百姓的利益。国家应为人民牺牲,不是人民为国家牺牲。过去皇上教育我们则相反。”628日茅先生又评论说:“许多国家都允许百姓有双重国籍。那时候你到底是爱哪个国?爱国真有那么重要吗?”

显然,茅先生说的是“人权应该高于主权”。我也赞成“不是人民为国家牺牲”,但问题也没那么绝对,牺牲有时是相互的。只是,茅先生在讨论中所设定的前提根本无法成立。他怎么可能肯定,一块中国版图内的土地归了外国之后,那里的人民生活就更自由了,而且收入也增加了?更自由也许是真的,但收入增加也能是真的吗?

       这还不是问题的要害。问题的要害是:老百姓的利益绝不是单一的,除了自由的利益、收入的利益之外,老百姓还关心家园完整和主权的利益。如果“重面子”本身就是中国人的文化传统,我们就没有理由否认主权利益在中国老百姓心中的份量。中国不允许双重国籍,就与对归属和名目问题的敏感有关。更要紧的地方是:如果老百姓的利益是多重的,多重利益的自我冲突就可能是难免的,所以,中国老百姓要考虑的,就不是什么“人权高于主权”,而是“自由、收入与主权”的多重利益如何协调。在自由与收入没恶化时不能放弃主权,在自由与收入有改善时更不能放弃主权,在放弃主权无益于自由与收入时绝不能放弃主权。即便在自由与收入恶化时,能不能放弃主权也没有唯一的答案。

很明显,不能像茅先生那样,靠简单地抬出令人反感的“皇上”,就企图否定中国老百姓的爱国热情。在自由和收入的问题上,老百姓跟“皇上”会有矛盾,但这并不能否定在主权问题上,老百姓跟“皇上”的利益会重叠权力当然可能绑架“爱国”,但权力并不必然绑架“爱国”。即便关心家园完整只是面子问题,也无法由此认为主权与百姓毫无关系;其中的“精神利益关系”,决定了“爱国”不必然是世俗权力的强制,决定了“爱国”与否不必然是不可选的。

75日茅先生又发微博说:“日本和俄国为了北方四岛主权问题闹矛盾。这种矛盾是没有解的。一块土地属于你,就不可能再属于我。两国的政治家对这一点要想清楚。解决的办法是由当地的百姓投票。看哪个国家对当地百姓更好,百姓愿意请谁来管理,让他们说了算。”

如果这个方案能够成立,象钓鱼岛那样的无人岛又如何搞“百姓投票”?79日茅先生又说:“钓鱼岛,黄岩岛,日本的北方四岛之争都是外交家和政治家无事生非,小事扩大闹出来的(这都与他们的职业利益有关)。也碰巧有这么一批无知盲民,以为自己的未来与这些岛屿的归属有关,跟着起哄。世界就是这样被他们搞乱的。他们一天不转业,盲民不从几千年的迷信灌输中觉醒,乱局永远也不会停止。”

按照上文的“多重利益”分析,政治家无事生非也许有道理,但“被迷信灌输的无知盲民跟着起哄”一说,我认为非常不妥(当然,意见不同者之前的谩骂也不应该)。在主权问题上,老百姓跟政治家的利益为什么就不能是重叠的呢?难道要中国老百姓鼓动中国政府出让国土、外战外行,那样的老百姓才不“迷信”和“无知”?在我看来,茅先生过分固执于“人权高于主权”,结果根本看不到“老百姓有多重利益”这个基本常识看不到协调“自由、收入与主权”的复杂性,反而把强调主权利益的人当成了“无知盲民”。

无人岛无法搞“百姓投票”,所以717日茅先生又发微博说:“钓鱼岛是一个无人荒岛,没有GDP没有税收。地球上有没有它不会对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百姓造成丝毫影响。但是政治家和外交家们发现这是一个好机会,无事生非,动用百姓的税款,制造事端,煞有架势地忙忙碌碌。其实是为了自己的职业利益。他们就是吃这口饭的。哪天他们真正关心百姓了。世界才能太平。”

这个说法也不对,钓鱼岛周边的捕鱼权以及其他潜在资源都有GDP,对中国大陆、台湾、日本都有影响,更具有GDP之上的主权意义,各方忙忙碌碌怎么能叫“无事生非”呢?哪个政治家愿意背“丧权辱国”的罪名呢?又有多少“公知”愿意支持“丧权辱国”呢?是应该骂政客不关心百姓的物质利益,但怎么能借此贬低百姓对主权利益的关切呢

       对于类似本文所涉及的社会问题,我主张进行平等理性的公开讨论,大家不要太碍于面子,但也不能搞人格攻击;“爱国贼-卖给贼”及“五毛党-美分党”的对骂不仅毫无意义,而且会附带伤及无辜的人。


作者新书:《中国知识分子批判》(《共识网》电子版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