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绍伟的博客

----特立独行的思享者

 
 
 

日志

 
 
关于我

制度经济学学者

旅美学者,以对制度文化的“冷酷实证”著称,系《中国不一样》《制度经济学新视野》《中国知识分子批判》《中国热》等书的作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方绍伟:汪精卫的“汉奸逻辑”  

2012-07-23 21:5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精神利益可以高于物质利益,个体投降不同于集体投降,外部争主权不对立于内部反专制茅先生所谓的“几千年的历史就要改写”,其实只是他对汉奸的分析出了大漏洞的结果。


最近,在网上看到有人把茅于轼比之于汪精卫,我感到很奇怪,一查才知道,茅先生在2008721日发过一篇博文,题目叫“人民的利益,国家的利益,政治家的利益”。文章讲到汪精卫“是真正的英雄”,加上最近茅先生在钓鱼岛问题上关于“人权高于主权”的言论,所以茅先生就被骂为汉奸。

茅先生的文章分析了事关汪精卫的“汉奸逻辑”,但是,不能因此认为茅先生就是汉奸。我主张实事求是,“当了汉奸”跟“分析汉奸”不是一回事,不要把两者混为一谈。然而,我无论如何不能同意茅先生“分析汉奸”的思路,我不能赞同茅先生所分析的“汉奸逻辑”。

茅先生是这么说的:“真正从百姓的利益看,好死不如赖活。活着是一切讨论的前提。几千年以来极少有人对此提出问题,因为受统治者的蒙蔽太深,没有觉悟以人民自己的利益来判断是非,或者错误地以为国家的利益就是百姓的利益,不加区分。……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说要重新评价汪精卫。文章我没有看到,对汪精卫我也没有任何研究,但是引起我的思考。从人民的角度看汉奸和从国家的角度看很可能是不同的,有时候可能是绝然相反的。卖国求荣的汉奸当然不耻于人类。但是也可能有一些汉奸并不是为了自己升官发财,而是为了减轻人民的痛苦,作为抵挡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欺压的缓冲器。这样的汉奸非但没有错,而且是真正的英雄。他自己下地狱,为的是减轻老百姓的痛苦。反过来看,有些英雄拿几十万人民的性命做抵押,坚决不投降。只是为了报效皇帝老子。从人民利益的立场看这些人不值得效法。用这样的眼光看问题,几千年的历史就要改写。”

让我们先以“同情的理解”为原则来解读茅先生的意思。茅先生想说的是,人民的利益优先,有些人称英雄,是为了报效皇帝老子而牺牲人民的利益,汪精卫是为了减轻人民的痛苦而自己下地狱,所以汪精卫才“是真正的英雄”。

这个“汉奸逻辑”不符合一般的直感,可它乍一看却很有道理,因为关键的破绽很隐蔽。这个关键的破绽就是:它先用“人民的利益优先”作铺垫,接着把“人民的利益”凝固为一种“单一的利益”,然后再把“人民的利益”与“政客的利益”、“皇帝的利益”、“国家的利益”对立起来,最后,“以为国家的利益就是百姓的利益”就变成了“受统治者的蒙蔽太深”,而“为了减轻人民的痛苦”的汉奸反而是“英雄”了。

更明确地说,我也赞同“人民的利益优先”,但我认为这是一个虚假的逻辑出发点。因为,要害是怎么理解“人民的利益”,而恰恰在这里,茅先生犯了一个简单的逻辑错误:他以为“减轻痛苦”就是唯一的“人民利益”,至少他就是这么思维和表述的。

难道说“增加痛苦”也是一种“人民的利益”吗?这要看什么事情,如果拿痛苦与快乐相比,人民当然会选择快乐,可如果拿痛苦与背叛或耻辱相比,那么,人民完全可能选择痛苦而不选择背叛或耻辱,因为背叛或耻辱完全可能是更大的痛苦,这对一个视面子、尊严、民族荣耀感如生命的中国人来说就更是如此(茅先生对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有“文化盲点”,问题不是民族主义的好坏,问题是民族主义的存在,理想的国际主义根本无法把现实的民族主义一笔勾销,认为“领土不完整,少了一块,于我何干呢?”的人也只是少数。所以,即便是在完全没有抵抗能力时,“好死不如赖活”也不是唯一选择,人民完全有选择“杀身成仁”的权利。

汪精卫代表自己投降也许是大丈夫,但他代表中国投降就是汉奸,他“减轻人民痛苦”的信念越坚定,他给人民带来的精神痛苦就越大。不幸的是,茅先生把个人意义和集体意义的“委曲求全”混为一谈,个人的“好死不如赖活”也许有“能曲能伸”的含义,可全民族的“好死不如赖活”却可能有三个大问题:一是很难确定和判断什么叫“完全没有抵抗能力”,二是不能排除投降后被灭族灭种的风险,三是过分鼓励了集体意义的“投降主义”文化。从放弃东三省开始,当年的蒋介石已经有“太软”的嫌疑,如果蒋介石也当汪精卫,中国可真的一下就出了两个茅先生所夸奖的“英雄”了。可全都投降了,日本人就不杀烧奸虏了吗?现在割了钓鱼岛,日本人就不得寸进尺了吗(见我前日写的“爱国没那么重要吗?”)?

可见,茅先生的最大错误,是把“物质利益”当成了人民的唯一利益,完全忽视了人民的“精神利益”,完全无视背叛或耻辱可能是更大的痛苦。按照这个简单的道理,“人民的利益”与“政客的利益”、“皇帝的利益”、“国家的利益”可以是重叠和统一的,他们之间在主权利益上同一,并不意味着他们之间其他利益的对立就消失了,他们在其他利益上的对立也决不自然导致他们在主权利益上的对立。必要牺牲可以区别于无谓牺牲,否则,一个民族永远只能当亡国奴。说“人权高于主权”,可广义而言主权也是一种人权,所以问题是多种人权的协调而不是自比高低。

总之,茅先生所谓的“几千年的历史就要改写”,其实只是他对汉奸的分析出了大漏洞的结果。精神利益可以高于物质利益,个体投降不同于集体投降,外部争主权不对立于内部反专制。爱国当然不是爱政府,但找根本不冲突的高调理由放弃主权肯定不能叫爱国。茅先生的公开言论涉及到汉奸汪精卫和钓鱼岛主权的大是大非,造成的负面影响已经较大。我们希望茅先生能讲道理、通逻辑,尽快修正自己的思路,公开调整自己的立场,不要把本来合理的人权逻辑推向极端和荒唐的“汉奸逻辑”。经济学和人权理论,都不能通过大骂政治家无事生非来回避主权问题茅先生的让政治家退出请专家拟定开发方案”完全是空想。

     美国对内讲人权,对外讲强权。难道中国的“左公知”对内外都讲强权,而“右公知”则对内外都讲人权?


作者新书:《中国知识分子批判》(《共识网》电子版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