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绍伟的博客

----特立独行的思享者

 
 
 

日志

 
 
关于我

制度经济学学者

旅美学者,以对制度文化的“冷酷实证”著称,系《中国不一样》《制度经济学新视野》《中国知识分子批判》《中国热》等书的作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方绍伟、莫志宏:关于“强盗逻辑”的对话  

2012-08-03 00: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老师,

 

我看了您写的关于吴思的篇章。总体说来,我对您的观点不太接受,也包括吴思的观点。当然,都跟对实证-规范的理解有关。

 

我的想法如下:

 

第一,在任何社会中观察到的主导的行为模式——是暴力抢夺还是和平协商,或者别的什么方式——都是在该社会中具有生存适应性的行为模式。

 

第二,为了理解特定社会中为什么主导的行为模式是这样而不是那样,如果不诉诸当时的“语境”,是不可能得到理解的。换句话说,只有把个体的行为嵌入更大的社会生活的背景之中,我们观察到的行为才能获得理解。例如,在古希腊社会,对于一个自由人来说,如果不能进入政治生活,不追求荣誉,这样的生活还不如死。他们不会认为一个人当奴隶比死了好。这显然不是后来兴起的资本主义社会条件下一般的市民——他们把私人的生活看成是更重要的——所能够理解的。

 

第三,暴力主导的社会,当然是可以想像的,在有些国家的特定历史阶段也大致找得到对应的。但显然,如同各种可能的具有生存适应性的行为模式(以及使得这些行为模式可以被观察到的具体社会运作形态),它只是诸多可能的可能之一。吴思根据中国历史的情况归纳出所谓的“血酬定律”,不管对错,它也只是针对中国特定历史时期而言。我看不明白,这样的经验归纳如何就可以上升到更为普遍的、似乎是到处都适用的定律(law)。我在想,如果人类历史真的可以这样便利地就被读懂,政治哲学、历史学等也都可以废了。而如果人类历史真是整个就是沿着这样一条线索过来的,也就没有人类历史了。至少,前苏联、美国拥有的暴力足以让那些不听话的民族死N遍。

 

第四,如果我们承认暴力主导的社会对特定社会运作形态的抽象(姑且假设它是合适的抽象),那么,真正的问题就应该是: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构造的(这种表达你可以有意见,但如不影响交流,暂时先这样)、以至于该社会中主导的行为模式是暴力而不是别的方式?

 

当然,从吴思自己的描述来看,他要解释的倒不是赤裸裸的暴力主导这种现象,而是为什么面上的规则不起作用、实际起作用的却是另外的“潜规则”(注意,“面上的规则不起作用,潜规则起作用”这是一个需要被解释的整体,它针对的,也是一种主导的行为模式。)。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问题的关键仍然是,为什么当时的社会中人们的行为模式——不管所要解释的具体行为模式是暴力,还是贿赂,还是“面上一套背地一套”——是那样?而要回答这样的问题,无非是还原当时的社会情形,使得被(正确地)抽象出来的个体活生生的实践能够被“嵌回去”。

 

第五,“认识世界”同“承认这个世界就是那样的”不同。前者,是理论的、逻辑的,意在建立待解释变量和解释变量之间的因果联系。后者,涉及的是个体对社会事实的态度。人们常常把这两者不区分,都称为“实证”,这导致很多混乱。具体而言,对前者而言,“实证”与“规范”并非割裂,此种实证之下,“规范”指的是,在理解了待解释变量和解释变量之间的关系基础上,通过操纵“解释变量”而使“被解释变量”朝着可欲的方向改善(或者反过来讲,为了使观察到的现象更符合我们的意愿,而在被解释变量上下功夫)。对后者而言, “规范”仅仅意味着,接受现实,承认它,也就是说,在实践中接受它的规范。

 

方老师的“冷酷实证”一词,在我看来,针对的是“承认这个世界就是那样的”。另外,就贺卫方和吴思之间的争议而言,显然不是因为前者拒绝承认“中国社会在过去——乃至现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这样子的”(他没有那么笨呐),也不是因为前者认为吴思的理论本身有多大问题(他对这个可能没那么感兴趣),而是因为:贺卫方不同意吴思从其理论中引出的规范结论。这是问题的关键。

 

太多做实证的人,都自认为,“我讲的就是事实而已”,“我从来不准备从我的理论出发说现实应该如何”,但实际上,这种缺乏理论自觉的态度只会导致两种可能的后果:1、要么,他的实证结论跟现实真的毫无关联,如同一个研究火星世界或蚂蚁群的人告诉了我们他的研究结果,我们根本不会拿它来想到我们自己身处的社会一样;2、要么,他相当于同时也在告诉人们,观察到的经验现象是因为这样一些原因产生出来,这些原因你接受不接受,都是不可更改的,所以,你们就认命吧。

 

对于1,显然,这不是吴思的本意,他并不想把他的研究当成是智力上赏玩的东西。对于2,这就涉及到人们常说的“强盗逻辑”了。理论家完成了帮助我们认识这个世界的使命之后,他如果最后还要求人们“你接受吧,认命吧”,这算什么?我倒觉得,很多人在这点上本能是很对的,这样的理论确实就是“强盗逻辑”。

 

 

最后说一下理论家的使命。理论家相对于民众,是一帮对事物之间的逻辑联系更为清楚的人。没有理论家的引导,人们不知道事物之间的逻辑联系不清楚,那他们就只能嚷嚷着“我要这个结果,那个结果”。反之,人们会明白,为了实现什么结果,需要创造什么样的条件等等。理论家的实证针对的,绝不是经验事实本身,而是事物之间的逻辑联系(这才有“认识世界”一说),真正有点分量的规范,也决不是“我要这个、那个”的意愿表达,而是关于“欲求的结果需要我们采取采用什么样的行动(或酝酿什么样的条件)”的认识。

 

总之,理论家绝不能跟普通公众一样,在“承认这个世界就是那样的”这个不涉及事物的逻辑结构的层次上讲“实证-规范”。“实证-规范”如果要有价值,背后的支撑必须是被理论家揭示出来的事物的逻辑结构,否则,它们什么都不是,只是任意的意愿和“crude fact"——“儿戏都不如”。

 

以上所写,如有冒昧之处敬请谅解。不知道写清楚没有,也请你批评。

 

莫志宏

 

 

莫老师好,

 

你写的评论,条理非常清楚。但是,你对“冷酷实证”的主要批评与之前别人对它的批评类似。我不是说这个批评不重要,我是说这个批评已经被我分析过,它对“冷酷实证”是误解多于挑战。我的意思是,我确实希望能挑战一下“冷酷实证”的逻辑,但目前来讲主要是理解问题。下面我具体分析一下你的评论。

       首先我同意:“只有把个体的行为嵌入更大的社会生活的背景之中,我们观察到的行为才能获得理解”;“理论家的实证针对的,绝不是经验事实本身,而是事物之间的逻辑联系”。我和吴思关注的正是“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构造的、以至于该社会中主导的行为模式是暴力而不是别的方式”。

针对中国特定历史时期的经验归纳可以上升到 “血酬定律”,因为中国的“文化规则”被传承下来了,因此,我认为你这个判断有误:“如果人类历史真的可以这样便利地就被读懂,政治哲学、历史学等也都可以废了。而如果人类历史真是整个就是沿着这样一条线索过来的,也就没有人类历史了。”政治哲学、历史学如果不顾文化事实,那还真是“可以废了”,而人类确实是“规则经常也从明走到暗”,一直是从暗走到明才会导致“也就没有人类历史了”。

       你区别了“认识世界”和“承认这个世界就是那样的”,并认为我和吴思是“承认这个世界就是那样的”,因此是认同“强盗逻辑”,要人们“认命吧”。我认为这是严重的误解。关键之处是,你把“现实的存在性”与“现实的合理性”混淆在一起了。

“冷酷实证”揭示“现实的存在性”,但它并不因此就承认“现实的合理性”。“冷酷实证”确认的是现实的“存在性”,不是现实的“合理性”。它不劝导或劝阻人们承认和接受现实,承认和接受现实的事实来自人们的费用结构和具体行动,不是来自任何人对现实的描述(想接受现实的不是受“冷酷实证”的劝导,不想接受现实的不可能因为“冷酷实证”而改变。“认命吧”的感觉,来自一切不能直接支持其规范的观点和观察,不支持其规范的事实就被认为不是事实,对“血酬定律”的怀疑就是一个例子)。“冷酷实证”也涉及“合理性愿望”能在多大程度上转化成“现实性存在”,但“作为愿望的现实”和“作为愿望结果的现实”是不同的现实。“冷酷实证”所说的现实“存在性”不是决定论意义的历史“必然性”,而是“偶然性”、“自由选择”和“制度文化趋势”的可能结果(“概率论”不是“宿命论”或“不可测论”)。

       “冷酷实证”主张“一切当代史都是历史”,主张把当前的一切问题都当成历史来研究,不要因为“改造世界”而牺牲“认识世界”,不要因为政治家的立场而牺性理论家的任务,不要因为“实证不足”就忙于“规范冲动”。行动家让真理的向度服从实践的向度”,而“冷酷实证”的理论家让“实践的向度”服从“真理的向度”。一个人一旦被政治立场所累,他对现实的判断,就会变成对寻求改变或支持现实的判断,以致于他会仅仅看到那些倾向于否定或肯定现实的因素,他会因为这种“选择性失明”而不再可能直达事物的本质。

       “冷酷实证”还有很多内容,这里只谈与你的批评相关的方面。希望有机会再深入讨论。

 

 方绍伟

 


连接:实证派与吴思的冷酷---“吴思信条”与“冷酷实证”方法论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